When l‘m gone……

“痛苦”

ooc

不喜勿喷。

无法接受,请不要继续看下去...我心血来潮想要尝试一下。

设定:at是有妇之夫,你处在不应该的位置。并且你一直深知自己对at的所有感情,是一个错误...

之所以写,是因为看了《海街日记》。

里面长姐的感情线让我有了启发。

我一开始非常不明白为什么优秀干练的长姐要选择一位有妇之夫。

可看着长姐无论什么都和那个人商量,并且那个人会毫无怨言,无论时间的提供各种有用的建议,是除家人以为,最了解长姐,可以和她一起分担苦恼的人时。我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!

看着最后,有妇之夫邀请长姐去美国一起生活并且已经要离婚娶她。

但长姐拒绝他时,两人分别的场景。

我忽然就想要尝试一下!

因为即使关系亲密,即使双方都十分默契,即使是真爱...

但当结束的那一刻,没有争吵,没有不愉快,平淡,冷静,没有过多的语言,一切就如同风一般消失,结束。

原衫

你疲惫的捂住自己的眼睛,看着堆在自己面前还有一大堆要处理的文件,你趴在桌子上叹了一口气...

“咚咚~你还没有走啊?”一声轻快的问候从门口传来。

在听见声音的那一刻,你疲惫的表情瞬间消失。

你不受控制的笑了出来,眼里散发着兴奋的神采,表情柔和语气不自觉带着放松说到:“是啊~工作太多了...但,sans你怎么也还没有走啊?不回家吗?”

名为sans的骷髅懒散的靠在门框上,看着你也笑了起来,内心对于他忽然打扰,你没有排斥反而有些欢迎的态度不自觉松了一口气,愉悦的说到:“呵呵...今晚有一个实验,要熬夜做记录...啊,看样子你也要熬夜了吧?要一起吃夜宵吗?我刚刚点了外卖~”

说着他举起了手里热腾腾的披萨盒,对你有些紧张的眨了一下眼睛。

你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。

你们各自心照不宣,愉快的坐在一起聊天,吃披萨,相互调侃,sans还顺便帮你一起处理了几份文件...

但,其中,好几次...

当你与他沉默,不自觉相互对视的过程中,你和sans似乎都可以看见对方眼里隐约闪烁的光茫。

sans很清楚,自己在想什么,自己要干什么...

他最终还是在离开你工作台的那一刻,轻轻吻上你的嘴唇。

在你没有反抗,他也没有解释的对视后。

你们度过了一个忐忑,又安静的一晚。

第二天,你休息从家里醒来时...

当晚,与sans相处。所有因为他的亲吻,给你内心带来的平静,快乐,幸福的感觉全部被劈天盖地的道德压制!

昨晚你有多快乐,你就有多痛苦!

你现在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无尽的无奈和绝望...

你默默走到镜子面前,看着里面自己茫然的表情,一股无名的厌恶爬上你的心头!

你真是恶心!

你这样想着。

心里仅存的幸福感渐渐消失,眼泪也慢慢流了下来。

这是不对的...

你从发现自己对sans的情感就不停告诉自己:你不可以!你不可以喜欢他!你可以和他保持距离,你可以喜欢上别人!不一定就非要是他!

可当你和他一起工作,一起出外勤,一起吃饭...

甚至在一群人里,你和他都总是会十分默契的对上视线,然后相视一笑。你都会前所未有的感到幸福时...

你知道自己输了。

sans不停的扫视着自己的手机,他看起来心不在焉。

他知道自己做了一件不应该的错事,可他忍不住去这么干了!

他喜欢上了你。

怪物的寿命与人类不同。

他在很早之前就已经结婚,那会儿你甚至可能才出生...

这么多年过去,他早已有自己稳固,幸福的家庭关系,有一个乖巧但因为生命体征不同,按人类算法要比你年幼的孩子...

他不知道自己被你那里吸引,但只要和你在一起。

他就觉得,一股平静,会从灵魂深处油然而生,让他整个骨头可以放松下来...

但,看着自己年幼的孩子,自己的兄弟和相处多年的妻子,sans又无法割舍一切去追随你。

所以...

其实他不应该期待什么。

你们都应该忘了昨天的一切...

这样想着。

sans的眼眶暗了下来。

他沉默了一会儿,不在总是盯着自己的手机。

开始拼命计算自己面前的公式和实验方案。

让他忘了他刚刚所有愚蠢的期待吧,拜托了...

但你们俩,真的都是一个自私又懦弱的家伙啊。

你们虽都不在提起那晚的事情。

都各自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。

仿佛可以欺骗自己躁动的内心,维持着曾是朋友的假象。

可你们其实早已离开自己的原点,不断相互靠近,相互吸引着,倾诉着,交织着...

直至完全拥抱对方,将他(她)融入自己的灵魂。

你们还是在一起了...

sans享受着和你在一起的每一个时光,虽然负罪感时常让他无法安睡,但他还不想放手。

至少在你主动离开他之前,种种不舍的情绪使他还不想放手。

因为和你相处,他确实真真切切的感到了平静...

现在无法做出决定的他真是一个,懦弱的混蛋。

你爱着sans,你们在一起时你甚至幻想过,嫁给他!

你们会有多幸福!

可这只是一时的,疯狂的爱意过后,是极度的冷静和理智,你的内心依然饱受折磨。

你应该放手。

却无法正真正的放下。

你甚至隐隐约约的期待着,或许你们会有结果...

但当你无数次看见sans和他的家人一起出现时。

你欺骗自己的幻想,最终还是碎了。

你忽然想了很多。

那么美好的家庭...

孩子需父亲,妻子需要丈夫。

一切都是错误,你应该彻底结束自己的妄想了。

你毫无预兆的向公司递交辞职,打算回国。

在离开的前一天,你终于接通了sans打了无数次的电话。

让自己语气冰冷的说明了打算彻底离开的决定。

sans在电话另一端沉默了许久,最后用你无法听懂的语气说到:“我们见一面吧...”

最后一面。

你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从见面到结束,sans甚至都没有碰过你一下。

至始至终,他只是对你微笑着,和你平行的穿过人群,走过一条又一条街道,最终他和你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...

你们都默默的望着前方一望无际的天空。

sans最终张口,再一次笑了起来,语气如常的说到:“孩子。回去之后,要好好照顾自己啊。就这样吧...”

说完,他站了起来,往来了的方向离开。

你后知后觉的转过头去,似乎想要说些什么。

但你看见,sans也正好回头看着你。他微微侧着头,温柔的笑着,抬起自己纤细的骨手,如朋友一般的轻轻一挥,转身不在留念的走远消失在拐角时...

你看着他消失的方向哭了出来。

但不是悲伤,而是一种释然...

你哭着哭着笑了,抬起手擦去泪水。

面色如常,转头继续往前走去...

一切都结束了。

sans第一次没有使用瞬移离开,他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。

看着熙攘的人群,他呼出一口气。

你和他本是平行的两条线,他原以为,你们相遇之后,只要过段时间,一定会有结果,他会想出解决的方案...

可他忘了,相遇只后是相交。

两条线相互交叉,往不同的方向前进。

永远不会在相遇...

sans感受风吹过自己的身体。

闭上了眼睛。

一切都结束了。

不要开口就是来日方长,要习惯,人走茶凉...

评论(10)

热度(57)